喵喵喵

可能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邪瓶】Mr&Mr.Wu(二)

⚠️史密斯夫妇设定AU!不全按电影剧情来,邪瓶设定有改动。
⚠️sooc,张起灵完全驾驭的了张先生这种温柔角色😂
⚠️渣文笔,自嗨文,不定期更新。
⚠️欢迎各位阅读、讨论、捉虫~


“这次任务很简单,去无人区,把这个家伙搞掉。”解雨臣指着屏幕上的年轻人说。“叫刘丧。”

吴邪盯着看了一会儿,莫名觉得这次的目标好像有点眼熟。

“他怎么了?”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泄密吧,向那个对家。”

“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

“今晚查理先生做东,要不要一起出去?”

“我还是不了,我的婚姻最近出了点小问题,我今晚跟张先生约好共进晚餐。”吴邪披上外套,掏出车钥匙,同解雨臣一起去大楼的地下车库提车。“你知道,他很完美,但是有时太认真了。”

“你瞧我说什么来着,你并不能够适应婚姻,尤其当对方是跟你有十几岁差距的年轻人的时候。我真不明白他能喜欢你哪一点?”解雨臣翻着白眼打开自己的车门,他的车也是粉色的,非常抢眼。

“得了吧,你根本没有女朋友,”吴邪看着解雨臣准备开口辩解的样子,继续出声打断他,“霍秀秀不算,那是她年轻不懂事,别瞎想了。”

紧接着吴邪打开车门,发动汽车,一踩油门扬长而去,完全不管解雨臣在后面对他嚷嚷大叫了些什么。

.......

张起灵接到电话前还在整理明天任务的资料,这个倒霉鬼叫刘丧,杀他简直易如反掌,唯一麻烦的就是要到指定地点。

他的私人电话响了之后,旁边的黑瞎子就眼疾手快地把电话接下,并且还按了扩音。

“宝贝,我今晚大概七点钟左右回去。”电话那头吴先生和善的声音传来。

“好的,我会在家准备好晚餐的,记得帮我带点盐。”张起灵用非常温柔的声音回复着。

全办公室都不讲话了,以一种惊愕的表情看着张起灵,他们的上司从来没用这么温柔悦耳的语调说过话。哦不,他们的上司几乎不说话,又经常在外出任务。曾经有新来的同事误以为上司患有什么不可明说的隐疾,后来被大家骂不知死活。

同事们无一不了解上司恐怖的战斗力。所有集训人员最后都是要跟张起灵对练的,可是这么多年以来,除了黑瞎子,没有人能撑到他第二个动作。

“看什么看,没看过影帝的炼成吗?工作去,不要整天听风就是雨......”黑瞎子很贴心的替张起灵挂断了电话,并且扭头对其他同事喊道。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起身朝黑瞎子走过去,照着他的脸就是飞起一脚,动作行云流水,堪称教科书模版。

在黑瞎子向后摔倒的过程中,他手上的手机被抛到了空中。张起灵伸出两指一夹,抓住手机,塞进大衣,关上电脑离开了。

“看到了吧,这就是专业的近身搏斗教学,不能给对方一点准备,你们要好好谢谢张老师。”黑瞎子看他走之后,捂着鼻子继续用嗡嗡的声音向面露怜悯的同事们解说着,相当艰难的爬起来。

吴先生到家后,先将车子停入车库,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才经过后院走进他漂亮整洁的家。

张先生显然还在厨房准备晚餐,吴先生正打算走过去时,就听见张先生用稍稍提高的音量对他喊道,“亲爱的你有带盐回来吗?”

吴先生将大衣挂好,用一种非常抱歉的口吻回复道,“宝贝,非常抱歉我今天太忙,忘记买了。”之后他敏锐地意识到张先生那边安静好了一会儿才开始继续忙活。


“没关系宝贝,我现在就出去买。”意识到张先生的停顿后,吴先生立刻转身重新拿起大衣,准备出门。

“不用担心,我们还有胡椒盐,来吃饭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吴先生背后的张先生柔声说道,并且帮吴先生接下大衣,收进衣橱。

吴先生有点惊讶,但是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跟着张先生一起去餐厅吃晚餐。

“我明天要去出差,大概呆上四天吧,这周的咨询恐怕没办法陪你去了。”吴先生在安静的饭桌上开口说着。

“刚好,我也有个学术研讨,差不多三天。”张先生接着话。

“那么注意安全,记得吃饭。”吴先生细心地嘱咐道。

“嗯。”张先生答复的有点漫不经心。“我会帮你准备好衣服的,晚饭后去休息吧。”

“真不知道没了你我该怎么生活,谢谢你宝贝。”吴先生将剩下的餐具放进水槽,无比安心地说道。

第二天清晨,吴先生六点钟就驾车离家了。张先生一听到吴先生的车子驶离,立刻翻身起床。他从厨房拿出一个长包裹,顺手给家中的绿植浇了点水后也锁门离开了。

.......

“目标正在以70迈的速度向你驶来,距离大概还有10公里。”黑瞎子在电话那头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嗡嗡的。“他们已经在这片区域安上炸弹了,引爆时间0.1秒,你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启动就可以了。”

张起灵窝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戴上兜帽手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让任何一块皮肤直接暴露在沙漠的烈日下。学术研讨会可不会让人晒黑,要更加注意一点。这里高温干燥的天气让张起灵有点昏昏欲睡,但当他无意间瞟了一眼显示屏时,立刻就清醒了:一个不是目标的红点正在从反方向向他这片区域快速移动。

张起灵立刻抓起望远镜,从帐篷口探出去,远远就看到一辆沙地车一路带着烟尘向他疾驰过来,这会儿已经相当接近爆炸区域了。

张起灵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停,千万别停,但是那辆车还是在他选定的完美区域停了下来。

shit.

他看到一个穿花衬衫带墨镜的男人从那辆车上下来,那人先是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就靠着车门抽烟。

这一定是某个脑残的沙漠爱好者,意识到这一点后张起灵举起枪,决定随便给他点教训,把他赶走。

可还没等张起灵瞄准,下一秒他就看到那男人从车后备箱里扛出一管RPG(便携式火箭助推榴弹发射器)。并且同样地,对着远处越来越近的目标瞄准。

“两分钟内,我要他的一切信息。”黑瞎子发誓这是第一次听到张起灵这么骇人的语调,他赶紧截取张起灵的记录仪,扫描视频中的男人。

这人戴了个墨镜把该遮上的地方都遮上了,脸部识别难度很大,并没有扫描出什么有效信息。身份识别一无所获,这时候黑瞎子就明白是遇到对家的同行了。“查不出来,应该是N公司的同行,你终于有竞争者了。”他回复道。


黑瞎子话音刚落,耳麦那边的枪声就响了起来,张起灵瞄准男人的心脏果断一枪。

吴邪正准备发射榴弹,就感觉自己胸口一阵剧痛。他立刻从车底翻滚到车子的另一侧,利用车子掩护着自己寻找袭击目标。这么多年出任务吴邪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还好今天穿了防弹衣,要不然就命丧大漠了。


他急切地扫瞄着那块干秃的坡地,隐约看到一顶帐篷。于是毫不犹豫地,吴邪将手中的武器瞄准了那顶帐篷。

张起灵一看到那人正在瞄准他,立即启动了引爆装置,抄起背包。赶在榴弹到来前,骑着沙地摩托飞驰而去。

一声巨响后,爆炸装置引爆了,他的帐篷也化为灰烬。

那人不出意外现在应该已经碎了,但是同样的,张起灵苦苦等候的目标也因为提前出现的爆炸而吓得原路撤退。

几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任务失败。张起灵情绪很差,他停下车,拿着望远镜往回看,突然间兜里的手机响了。

是吴先生的电话。

“宝贝,你现在在哪儿呢?”吴先生的声音好像有点怪,张起灵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在去会场的路上,怎么了吗?”张起灵用非常温和的声调说着。

“哦,主要就是想你了。这次单子不小心谈崩了,我会提前一天回家,你那边也尽快吧。”吴先生同样非常温和地答复着,他听见电话那头的张先生轻轻地“嗯”了一声。

挂掉电话后,吴邪拿着对讲机对解雨臣说:“不用查了,我知道那个男的是谁了。”

“这么快?你刚刚不是还骂人家是个神经衰弱的婊子嘛。”解雨臣觉得自己的朋友又开始不正常了。

“我想他有九成可能有过精神分裂症病史,后面一点还无法证实。”吴邪说完这句挂掉对讲机,开着车离开沙漠。

刚刚逃跑的那人有着吴邪极其眼熟的背影,甚至使他产生了一种既视感。为了证明心中的猜想,他当即跑到沙丘上,拿着望远镜仔细追踪那个胆小鬼的身影。过了一会儿就看到那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身型瘦弱的人停了车,扭过头朝这边看。这人没有带面纱,吴邪对他的正面更加熟悉了,答案呼之欲出,不管他愿不愿意接受。

于是他拨打了张先生的电话,果然看到那人同时拿出了手机。

吴邪想到这里,笑着摇了摇头。

另一边的张起灵接完电话后,后背发凉,立即驱车赶到接应点,拿出视频资料反复比对。

终于,他注意到,这个坏事的男人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让他无比眼熟。虽然像素很低,但是他抚摸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同款,脑海里已经不可抑制地开始回忆起吴先生和他结婚时的誓词。

“以后我将对你无所保留......”

历经七年,这对先生的完美婚姻从今天开始注定要添加一些戏剧色彩了。

———————————————————————————
tbc.

今天应该还能更,感谢阅读~




【邪瓶】Mr&Mr.Wu(一)


⚠️史密斯夫妇设定AU!不全按电影剧情来,邪瓶设定有改动。
⚠️sooc⭕️前期张先生是位很温柔的人,但不代表张起灵温柔!!!!
⚠️渣文笔,文风诡异,自嗨文,不定期更新。
😘欢迎各位阅读、讨论、捉虫~



“我们的婚姻出现了一点小问题。”吴先生两手放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架着二郎腿说道。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很满意。”旁边同样坐着的张先生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微笑地对婚姻咨询师这么说。

“我们已经结婚六年了。”吴先生笑道。

“七年。亲爱的你不能一直记不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张先生再一次用温柔的目光打量着吴先生说道,吴先生保持沉默。

“那么你们给自己的婚姻打几分呢?”咨询师问道。

对面两人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8分。”

“但是我们希望更好。”吴先生对自己的爱人点头说道。

“那么你们的xing生活呢?”咨询师面无表情地问道,“不用打分,频率高吗?”

两人第二次对视,不过这次好像不约而同失语了。

“接吻算吗?”吴先生问。


如果让街坊邻居来说,这是一对模范夫夫。两人都是高薪高学历,吴先生是MIT工程系硕士,张先生是国家考古协会成员。吴先生在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张先生经常被聘为客座教授。

七年前,两人搬到这个环境优美,邻里和谐的小区。

他们的邻居欧阳太太每次闲聊的时候都说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美好的星期天:一个非常耀眼的完美家庭在一个完美的早晨加入了他们这个完美的社区,他们就是美好的代名词。自己从第一次见到他们,就像见到多年未归的儿子一样亲切。

他们也的确如大家所说的那样,吴先生和张先生虽然经常出差,但是每月都会留出一晚出去约会。

张先生如果不出差就会赶在吴先生回来前做好一大桌子饭菜,预备好浴室里的热水,心情好的话还会拿那个古董留声机播一小段爵士。

吴先生每次回来后,都会先挂好外套,踏过家里打理的闪闪发光的红木地板去吻厨房里忙碌的张先生。有时,还多加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

他们会一起享用一顿完美的晚餐,然后吴先生去洗澡,张先生则会像变魔术一样,把厨房收拾的一尘不染闪闪发亮,并且为吴先生提前搭配好上班需要的西装和领带。

晚上11点,如果吴先生允许,张先生通常会在洗漱上床后阅读一会儿,然后跟吴先生晚安吻。

第二天早上,张先生六点起床晨跑,七点回来洗澡帮吴先生准备早餐,吴先生七点半吃完,八点,两人吻别,吴先生开车去公司,张先生乘地铁去大学。

“听起来你们的生活很规律,感情也无可挑剔。”咨询师看着张先生说。“我注意到这次只有你一个人来了。”

“是的,是很完美,但是我觉得我的丈夫,好像对我隐瞒了一些事情。”张先生抬头看着咨询师的眼睛,“他对我不够坦诚。”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直觉。”

......

七年前。

“我要结婚了。”拳击场里,吴邪举着胳膊阻挡着对练一拳拳的重击。

“你别开玩笑了,你能找到女朋友,我就把这个手机吃了。”解雨臣非常不屑地趴在护栏上,连眼睛都没从粉红手机上移开。“或者你终于向你妈给你安排的相亲对象屈服了吗?”

“不是的,是男朋友,”吴邪一个重拳把对练打趴,喘着气过去扶他站起来。“我们已经认识三个月了,他经常去外地出差开学术研讨会,我觉得我俩天生一对。”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解雨臣终于放下了手机。

“并没有,”吴邪拿了罐冰啤酒敷上自己的脖子,“我从没像现在这样认真,用我的头发发誓。”

“可你的头发也最近才长出来的!我真不敢相信你父母竟然同意了!?”解雨臣走过去一把夺过那罐啤酒。

“我从没见过他那么好看温柔的人,只要看着他的眼睛,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果然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吴邪扭头又拿了一瓶,“下个礼拜婚礼,记得包个大红包。”

“我说你最近怎么换了屏保!听我说,你绝不能这么肤浅,他充其量只能算你工作中遇到的艳遇,你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因为他的脸上当受骗!”

“不不不,不只是因为他的脸,还有他的......算了你不会想听的。”吴邪把啤酒一饮而尽,临了丢进了垃圾桶,准备离开训练场。

“等下!他叫什么啊!?”解雨臣不放弃地在他身后大喊。

“张海辰”吴邪头也不回地说。

“这他妈一听就是个假名!”

“你少他妈吃醋了!”

......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张起灵在说话的同时,飞起小刀正中人偶眉心,他今天话多的不正常。“虽然因为工作需要时常出差,但他对我很好,吃饭的时候还会替我挡酒,而且他父母也很喜欢我。”

黑瞎子完完全全震惊了,从得知他高冷的旧友、顶级杀手要和一名在什么建筑公司上班的普通人结婚后,他的墨镜好像一直都在破碎的边缘。

“听听你刚刚说的话吧!有任何逻辑关联吗?你们分明才认识三个月,再说我可一直替你挡酒!”

“这不一样。你知道我每次失忆后重新认识世界的感觉吗?他就是我新生活的开始,我有感觉!我已经活了这么多年,我也想要个家,张家根本不算。”张起灵重新换上飞镖,拿眼罩蒙上眼睛,开始往靶子上掷。

“可他连你真名都不知道!”

“他不需要知道,那样反而会吓到他的。”

黑瞎子看着对面百分百的命中率,又瞧了瞧张起灵面无表情的脸,神情恍惚,好像被空前可怕的鬼故事吓到了。

“你们那根本不算爱情,充其量是一夜情!”

“我们那晚之后,就开始同居了,我很清楚我将要跟一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余生。”

“可你连共度余生的生活技能也不会啊……”黑瞎子锲而不舍地做着最后一丝挣扎。

“我愿意去学,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学。”面前这人摘下眼罩,微笑的对他说。

“哦对了,我已经写好了我们婚礼的请帖,你如果迟到,”张起灵无比认真的抓住黑瞎子的两条胳膊,将一张红艳艳的硬纸塞到他手里。“下次的新人教学靶就是你。”

......


婚姻婚姻,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两人在经历了热恋期的甜美后,剩下的日子就平静的像潭死水。

他们仍是邻居眼里的模范夫夫,每天过着健康规律,又无比让人羡慕的生活,但并非万事如意,还是存在着小小的不足之处。

比如吴先生有段时间工作太累,回家不爱讲话,只想倒头就睡。但由于张先生有洁癖,他不敢在家里随便休息。弄乱抱枕会引起张先生的皱眉,所以他只能对张先生的厨艺提出意见。

“宝贝,你要明白我是爱你的。但是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往番茄炒蛋里加盐了好吗?”吴先生无比深情地看着对面的爱人,用相当夸张地语调挑剔着。

“真抱歉,下次我会注意,也许你应该多吃些别的。”张先生毫无怨言地将那盘不管从各个角度来看都很完美的菜肴从吴先生面前拿开,并将自己面前的甜汤推过去。

“可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这么告诉你了。”吴先生笑了一下,看了看张先生沉默的脸。

晚餐后,吴先生摊开报纸,舒适地卧在单人沙发椅上,听着张先生在厨房和餐厅间忙来忙去地洗碗打扫,觉得非常放松,整个人开始昏昏欲睡。

“叮铃————”一阵尖锐的电话铃打断了吴先生的清梦,他不由得挺直腰板,皱起眉头,看着张先生一边低声对他说着,“抱歉,我的。”一边小跑着穿过走廊去接电话,好像怕谁跟他抢夺话筒使用权。

吴先生心里不知道为何感觉怪怪的,于是他重新举起面前的报纸,悄悄地用余光看着张先生在玻璃门那边笑着接电话,还时不时翻看自己的那台办公笔记本。

他可真开心啊,多久没这么笑过。吴先生腹诽道。

张先生接完电话后,就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

这次的目标的兴趣十分古怪,上头决定让他牺牲色相完成任务。他于是直接在皮衣外面套上一件开衫和黑色长风衣。

吴先生看到他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漫不经心地问道,“已经很晚了,要出去吗?”

“哦,是的,学生的项目说是遇到了麻烦,我得去当面指导安排一下。”张先生一边换鞋,一边急匆匆地说道。

“那么记得早点回来,注意安全。你还记得等会儿要去欧阳太太那里吧?”吴先生走过去说道。

“没错,会很快的,放心吧。”张先生快速吻了一下吴先生的面颊转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


“我没想到你能演出这么温柔体贴的感觉。”无线耳麦那边的黑瞎子调笑道。

张起灵并没有理他,看着导航,驾车一路飞驰向市中心的五星宾馆门口。他对接待微微点了下头,他们便将他送到顶楼套房,这里位于大厦顶层,可以俯视整个城市的夜景,非常美丽。

他听见房间里的一声低语,三个身型魁梧的保镖走出来,表示接待可以走了。他们自己也随接待离开房间,将套房的门轻轻关上。

张起灵被一个人关在会客厅,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屋内安保工作做的非常严密。所有玻璃都是防弹级,除了每个房间里的一扇通风小窗,基本没有突破的可能,怪不得要让自己亲自来处理。

一个中东面孔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他面前,一见到他就笑得十分咸湿。

“他点名要你这种类型,你记得他喜欢sm吧。可惜这里没监控,我从没见你穿过性感皮衣。”瞎子同样咸湿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张起灵对着目标笑了笑,伸手搂住他的左肩,从他身后绕一圈的功夫,身上就只剩下皮衣和渔网袜,男人的眼睛根本无法从他的腰身和故意露出的长腿上移开。

张起灵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shall we?”

男人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抱起张起灵就往往卧室走,张起灵顺势用右手勾上他的后背,并在他关上卧室门后将手软软的地攀上男人的脖子,“咔”一声恶心的骨裂声让目标再也无法动弹。

“很好,纪录保持者,现在你想想怎么逃命吧。别忘了写今晚的报告,每次都是我帮你补的。”黑瞎子在那边慵懒地说着。

张起灵重新换好衣服,黑瞎子听到耳机那边安静了一阵。

“要去见欧阳太太,交给你了。”他反手拔掉对讲耳麦,走到那扇宽30厘米左右的小窗前,随着一阵骨头的咔吧声,缩小身型,逃之夭夭。


张先生赶到的时候吴先生已经到很久了。

张先生进门后先亲吻了一下吴先生,然后十分温和地坐到欧阳老太太身边,柔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隔壁的李先生一家也来了,他带着他的妻子儿女一家五口,非常热闹。李太太为大家提前准备好了点心和水果,他们的社区联谊这才算是正式开始。

趁张先生被欧阳老太太关切的握着双手的时候,李先生将吴先生拉到门厅里抽烟。

“婚姻真是座坟墓,不是吗?”李先生感慨道。

“找到合适的人就不会。”吴先生笑着说。

“我很羡慕你啊,张先生人那么温柔体贴,我太太整天抱怨。”李先生深吸一口,并从鼻子呼出。

“我们也还是有些小问题的。”吴先生这会儿没有抽烟的兴致了。

“你其实可以去了解一下婚姻咨询,我跟太太去年差点离婚,咨询师帮助我们调节和解。没准儿你可以去一下。你懂的,再好的车子也是要年检的。”李先生抽出名片交给吴先生,吴先生接来之后就直接塞进了裤兜。

吴先生其实也对最近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心存疑惑,刚刚张先生走后,他悄悄到地下室去准备了一下明天出任务的装备。要知道原来他可不敢在张先生没过境的时候检查自己的装备,可见张先生对他的关注正在与日俱减。

当晚,张先生在替吴先生洗衣服时,从兜里拿出这张名片的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的婚姻好像真的出现了问题。



———————————tbc.——————————————
特别喜欢评论!!!












【邪瓶】七月半失忆快乐

#写着玩儿,慎入,看完观感极差......

干土夫子这行的中元节一般是不下地的,虽说他们百无禁忌,但是农历七月确实比较邪乎,不吉利,挣得也少,所以大家一般都挺闲。好像彻底忘了对金钱的渴望,正值夏打盹的日子,所有人安安静静在家点帐喝酒吹牛逼。

吴邪也不例外,从七月初生意就开始消停下来,四处乱逛查账。他总觉越临近七月半心里越不平静,总有点儿什么事儿,但是很可惜他忘了。

可能抽烟把脑子抽坏了吧,他拍了拍脑袋,把刚要点上的烟放进大衣兜里,准备回铺子。

炎炎夏日,杭州这几年热的不正常,简直不是人呆的。更可怕的是西湖旁边的商业区,包括夜里才热闹的南山路等一片儿地方都挤满了不怕死的游客,他们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热,只是一个劲儿面无表情地随着大部队走。

吴山居相比较就清净多了,这主要归功于老板长期在外,伙计沉迷扫雷,睡觉,游客进来张口就胡说一气爱理不理。吴邪为这事儿劝退王盟很多次了,这小子一点儿记性都不长。

连胖子有一次都看不下去了,去年八月份也是农历中元节,吴邪刚巧打外边儿回来。一掀门帘就听到胖子在里面大骂,他赶紧把脚缩回去,拨了了个缝往里面瞧。只见胖子硕大的背影堵住了王盟大半身子,他说一句背上的肉颤一下。王盟像鹌鹑一样靠着屋子边上的供桌站着,吴邪看的憋笑差点儿憋岔气儿。

“不是我说你小同志!你们老板前年死乞白咧地求他二叔把铺子还他,就差割肉插草表忠心了!好不容易要回来,也算是他的祖业了!我作为你们老板的过命弟兄来,连杯茶喝都没有!胖爷我站这儿教育了你这么半天,连把椅子都没有!你说说!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的革命基业!是不是准备卷铺盖走人!......”

这次教学想必效果不同凡响,反正经过胖子一番声讨,王盟下半年的工作认真了不少,从他卸载了扫雷改成单纯地睡觉就可以看出来。

这回吴邪又是出差回来绕道视察工作。北京那边的帐做的一塌糊涂,他熬了将近一个月才把该理得账本理好,该盖章签字的东西盖好签好,差点儿葬身革命了。

急急忙忙赶回来一看,果然王盟那厮还他妈在睡,天色都他妈见晚了,太阳都他妈西沉了,小鸟都他妈归林了,然而没有任何外物能够影响他。

吴邪把手里的东西先放下,走过去拿起茶杯“哐!”一下拍到王盟胳膊旁边的桌面上。这厮一下子抬起头,两眼无神地愣了会儿,脑袋又重重地砸在了胳膊上。

王盟这波动作太过流畅,气得吴邪头皮发麻,于是盛怒下的他拿走了王盟的钥匙。

并把他锁在了铺子里。


走出铺子,吴邪想了想还是先回家。铺子和家离得并不远,走路二十分钟就到。幸亏当初他买房买的早,这会儿这片地都是五位数起步。从福建回来这几年他的家产被二叔洗劫了不止一回,跟当初红卫兵抄家没有多大区别。但好歹是他二叔,还是在他一把鼻涕 一包泪的叫苦声中,心怀慈悲,把房产证还给了他。

事后胖子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一拍大腿嘴巴一咧笑道,那还不简单!我直接跟他说你要是一定要夺我房子,胳膊和腿儿你选一个卸!

胖子大呼英雄!几天不见越发暴躁了!一只胖手在吴邪背上拍的哗哗响,说是改日一定要吴邪来个社会老哥在线直播,肯定有人送火箭。

吴邪头一扭,反手一摆,那叫一个云淡风轻,那可不嘛!你哥们儿我可有两组胳膊腿儿呢,少一个不碍事儿!

胖子听了之后立即打电话安排起来,当晚为了要表明自己的阶级怜悯,直接把楼外楼最好的包厢订了,点了十几道菜,灌酒灌断片了。


想到这个,吴邪不自觉地笑了。他很忙,不常回忆,15年以前唯一的回忆可能就是他磕费洛蒙的时候。否则即使在沙漠在雪山那段时间,他一个人面对浩渺的天地,诺大的穹顶,也只是忙着推敲他的计划,根本没时间伤春悲秋,当初的装逼邪是一去不复返了。

就是不知怎么地走在这条路上,这两年的很多事儿逐渐在吴邪脑海里清晰起来。许多人的音容笑貌浮现在他眼前,他还没来得及选就开始在他脑子里播放。

路边有些人在画圈烧纸,火光窈窈的。吴邪觉得过传统节其实就是一帮人找个时间聚到一起胡侃。你看不论在哪儿他们都乐呵呵地好像话永远说不完,烧纸也不例外。不过话多也可能是为了让逝者看得安心,谁知道呢。

房子在老小区,住户楼基本没安电梯。一到家楼下,吴邪就能看到阳台上还晾着衣服,客厅的灯光明晃晃的。张起灵在家,他心说。

几步跑上去,进屋就看到张起灵穿着他的黑色T恤和短裤窝在沙发上睡觉,并且像猫一样把自己盘了起来,屋里没开灯,只点了一根蜡烛,估计是停电了。

吴邪走过去,附身在张起灵耳边调戏道,“你老公回来了还不起来。”

张起灵睁开眼,漆黑的瞳孔直直的望着吴邪,显然不想理他这种无聊的行为,起身又点了根蜡烛去厨房,准备开始做饭。

过了十几分钟,张起灵把油烟机关掉,吴邪自觉坐到餐桌前,看着张起灵把蜡烛摆好,然后依次端出一盘盘菜。他想伸手帮忙,张起灵挡开了他,最后摆好两副碗筷,安静地坐下来看着他。

不得不说,这氛围虽然不很完美,但是张起灵还是很好看的,他的脸在昏黄颤抖的烛光下十分温柔可人,眼睛里星光闪闪。

两个人估计是有段时间没见,在桌子两边傻愣地对视了好久张起灵才抬手给他夹菜。吴邪安静地品尝咀嚼着他回来后的第一顿饭,笑着说,“小哥,你手艺见长啊!是不是趁我不在又偷偷学艺去了。”

刚跟吴邪在一起的时候,张起灵还只会做东北菜,比较重油重盐。吴邪这个南方人吃一两次还好,吃多了就觉得不大健康,年纪大了还是要清淡一点,但他没表现出来,只不过是每顿饭后要缓一会儿泡一大杯浓茶解腻。这个办法效果拔群,才两个月后,吴邪就喝出了胃痉挛。

后来,张起灵买了本杭帮菜菜谱,一有时间就做,他心灵手巧,凡事儿只要走了心几乎没有办不成的。吴邪经常开玩笑鼓励他去跟外婆家竞争,名字都想好了,还叫吴山居连锁饭店,顺便推销一波副业,奸商嘴脸毕露。

不过张起灵对他这种异想天开一般都置之不理,就像现在。

吴邪说完,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样,继续默不作声地给他夹菜,一顿饭吃的安安静静,谁让师傅小的时候教他食不言寝不语的,别的都忘了,就这条不行,因为挨过打所以印象深刻。

吃完饭,张起灵收拾完碗筷就又坐了回来。

“你不该回来。”张起灵看着他说着。

“我想你了。”吴邪的胳膊伸过餐桌捏住了张起灵的手。

“你...”张起灵没有回握,声音有些发颤。

吴邪有点惊讶,看着他这反应有点迷,急忙站起身,抚住张起灵的脸。

只见他的眼眶被泪水充满,睫毛颤抖,轻轻一动,泪水就要止不住地流出。

“乖,别哭。”吴邪把张起灵搂紧。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张起灵把脑袋埋在吴邪怀里啜泣出声。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吴邪摩挲着张起灵的嘴唇,轻轻地吻上去。

一夜缠绵。

第二天张起灵起来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他摸了下手机,睁开眼:早上6:30,今天是辛丑年农历七月十五。身边的床上早已空空荡荡,被单有些冰凉,床头的蜡烛也已经燃烧殆尽,屋里非常寂静。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张起灵接了电话。
那边说,“昨晚已经去给他烧过纸了。”

挂掉电话后,张起灵看着书房里的灵位,黑白照片下写着1977~2020。落了灰的供桌上还放着医院的死亡证明。

——————————————————————————
真不是故意的🌚,来个游戏活跃气氛吧,无奖竞猜:猜猜吴邪是怎么歇气儿的?






【邪all向】黎簇的随波逐流(二)

邪all啊!⚠️
是原著加电视剧背景,人物ooc极了!
原创人物-王老六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脑子一热的碎碎念产物。完全自娱自乐沙雕文!大家见谅啊!
本章黎簇单人剧情,邪瓶开车🔞(破车将就一下);
手机短打更新不定
我觉得是HE,相信我!


正文走评论

感谢各位阅读,特别喜欢评论!捉虫什么的都可以!

【邪all向】黎簇的随波逐流

⚠️分级🔞慎入;
⚠️渣文笔碎碎念 沙雕向自娱自乐(望多担待);
⚠️伪原著背景(记性不好原著+剧);
⚠️人物ooc;
⚠️注意!邪all向包含邪簇以及邪瓶!!!
⚠️手机短打,更新不定
最后弱弱的说一句,应该得是he,欢迎讨论捉虫。
———————————————————————————
正文见评论
破车将就着上吧🌚